飞瀑是最好的泻药

2018-04-13 09:38   ​黄河金三角网  

渭南日报记者 孙小龙

前几日游探高冠瀑布,得益匪浅,锻炼了腿脚洗了肺倒在其次,关键是找到了解决抑郁的“药”——流水飞瀑。

本人热爱养生医学知识,多年来自医自诊,感冒发烧拉肚子便秘之类的,自己就给自己治了。后来有了百度看病,深得吾心,苦心钻研肝胆肛肠心脑内外和妇科,不时还给别人开个非法处方,一旦见效,自鸣得意。

前些日子右半边时常脑涨,百度看病后说可能是抑郁,于是继续百度,发现脑子抑郁的原理和肠道梗阻相似,结合自己理科的逻辑知识一思考,初诊结果显示病因:脑子有屎!

别笑!如今脑子有屎的人难道还少吗?有些人,不仅有屎,而且还是宿便!

要么说这世上的病吧,找到病因容易,找到对症的药很难,那么怎么流水飞瀑就成了抑郁症的克星呢?慢慢往下看……

新陈代谢是生命的特征,大脑也不例外。不仅脑子的硬件——物理营养——有代谢,软件——知识和思维方式——也有代谢。不代谢会怎样?抑郁。腹部抑郁会肚胀,脑子抑郁了,新理念进不来,满脑子陈腐泻不出去,到处碰壁,不抑郁才怪。

比照再三,在下抑郁症的心境低落、兴趣和愉快感丧失、精力不济或疲劳感等典型症状具备,说白了就是记不住事、睡不着觉、写不了稿子。这还了得,凭笔吃饭的人集中不了注意力,以后咋生活啊?这是典型的抑郁症!只差狂躁这一项了。

幸好,探峪队时常邀请洒家钻沟涉水,每周一次。进的峪道多了,就发现凡是水流大的峪道,在下心情就好,没水且崎岖的峪道,就让人沮丧且胆怯,生怕蹿出个野猪蟒蛇之类的。以在下的理工农医类的基本功,很快就发现:水流是一味药!

及至见到高冠瀑布,突然一股喜悦涌上脑门。只见那水龙扭着雪白胴体,麻花似的钻来钻去,哗啦啦地扑出峪口。两边嶙峋山石干瞪眼没办法,夹不住啊。

突然明白,这地方水流成飞瀑,药性更大啊!子不是在川上曰过:“逝者如斯夫”嘛!当然喽,孔子说这话时,当是在滔滔黄河上,壶口瀑布,那药性更大,许多人见了,别说抑郁,直接吓傻了都有可能!

不知看到这里,您有没有同感?

下面说点轻松的。各位可知最小的瀑布是啥样?

先来一插曲。探峪走上个十几公里,肚子就不抑郁了,就得填些东西。老陕爱面,遍地面馆,找一干净场所,弄两个素拼,面还没上来的时候,和张公子两瓶啤酒已入肚,美女李又添酒,酒出瓶口,哗哗啦啦。这时魏公子见景生情,口出上联:

红袖添黄酒,点点滴滴在心头。

红袖黄酒好对,绿裙蓝桥而已,就是后面那“点点滴滴”有些木乱。要么说过于香艳的对子比较难对,这是真的。

走到半路,想起蓝桥典故,勾引联想起“尾生抱柱”,长叹一声,世间还有这么傻的人啊!就尾生你这智商,哪个女孩子跟了你不得倒霉啊?水涨了,上岸坐车上等不得了……

想着想着有了下联——绿裙过蓝桥,颤颤巍巍绕柱根。

回到家看来看去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上联香艳摇曳,红袖黄酒眉梢心头小瀑布那是药啊,下联么,智障死心眼太悲切,纯粹一典故糟粕……

想着想着,又抑郁了……

本网编辑 李二娟

相关阅读